留念山村的一天

发布日期:2013-5-2 浏览次数:2865

  自从听到鸟儿的鸣叫后,我就再也无法安睡,于是倾起了耳朵来听这难得的小鸟破晓的乐曲,在日渐喧嚣的城市里,以经无法体会到这乡下独有的自然气息,在这里这才能让你真的享受那难得的天籁之音。我惊奇于这些小鸟竟然也有金鸡破晓般的敏锐。脱离了久远的乡村以后,几十年来就再也没有听到过那熟悉的金鸡长鸣声,判量时间的角色转换成了金属的闹钟,真是此一时也彼一时也。乡村里那一声又一声的天籁似乎已经成为一个遥远的故事。小时候启蒙读书时那一种雄鸡昂首挺立伸长脖子对着日头啼鸣的风景画也成为遥远的记忆。

 

  而我,对于金鸡崇拜的情感好似也是从闹钟的角色上台以后渐渐消失的,现在回到乡下,站在那久违的老屋子里,大脑里就会自不然的想起上学时为我们做出贡献的鸡鸣,于是又产生了重新体验一下那久违了的声音的感觉,然而现在的农村已使用起来煤气灶做饭,今天的农村,消失的不光是那久违了的鸡鸣,也还有那一缕缕亲切的炊烟。

 

  凌晨的这声声鸟鸣,不经意间让我产生这么多感想。而此时,天已大白,合唱的鸟儿也渐渐散去,各个忙去捕虫觅食。而这时,窗外却又传来一声又一声的“咕咕,咕咕”的鸣叫声,真是你方唱罢我登台,这黎明的音乐不可谓不丰富。据说这是布谷鸟的鸣叫,我们耳朵里听到的“咕咕,咕咕”的意思被乡人们解释为“布谷,布谷”,这让我想起布谷鸟那有趣的传说,想起童年里那不多的给心灵带来趣味的精神食粮故事;想起那简朴的农村生活。

 

  今天,当我再拿起来那乡村的风景画的时候,看那袅袅升起的炊烟,看那金鸡破晓的图画时,我给小女儿解释说:“这是乡村的风景”。然而小女儿却会一句“这是假的”来回应我时,我试图百般的解释,可女儿总是说“外婆家就不是用柴草做饭的,外婆的村子里也没有金鸡破晓。”我知道我的解释是一番徒劳,我无法复制消失的生活场景,也无法让女儿接受我的观点,我只能想找一个合适机会一定带小女儿去还依然保持着久远的年代的那一种淳朴的农村生活场景,让小女儿真实的体验一下真正的乡村生活,这包括那些久违的鸡鸣,袅袅升起的炊烟,还有那充满了沧桑岁月的石磨,耕地的默默大水牛,拉车的骡,驴等。

 

  村道上的人渐渐地多了起来,新的一天的喧哗又重新升起。纪念册设计纪念着这些不知名的鸟儿的欢乐,因为在它们的欢唱声里我仿佛又回到了童年,回到了乡村,回到了自然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