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扬的青春却总飘着淡淡的忧伤

发布日期:2013-6-6 浏览次数:2536

  窗子呼呼的振动,那是风的脚步。是的,十一月的早晨是风的季节,风的专属时光。日光溜进,透过薄薄的窗幔,夹杂着漂浮在空中的细微浮尘,亲近我。阳光洒满我浸湿的梦靥,翻转身,看见我的白色钟表,滴滴答答的,跳着欢快的舞步。

 

  青春是激扬的,欢快明亮,记录下来时,却总飘着淡淡的忧伤。我想要阳光明媚,所以经常憎恨自己脑中不时闪现的巫语。执拗的笔触,混乱的臆想,絮絮叨叨。躲在人群之外,对整个世界疑心重重,另眼相看。可你知道吗?你怎么可能知道,这就是生活最本真的状态。可以幸福,可以忧伤,归根结底是一种选择的权利,可怕的是我们常常没得选择。

 

  田村卡夫卡君的困惑:我周围一件一件发生了那么多事情,其中有的是我选择的,有的根本没有选择。即使以为是自己选择的,感觉上似乎在我选择之前即已注定要发生,而我只不过把某人事先决定的事按原样刻录一遍罢了,哪怕自己再怎么想,再怎么努力也是枉然。

 

  我没有说出口的是,我不愿意那样写。假如列举孔老孟庄,蒲宁、艾略特、博尔赫斯、华兹华斯,我足可以让他作为老师都感觉汗颜。可我自己会首先感到良心不安,因为那是对自己的放逐,更是对先知的侮辱。

 

  还记得吗?高中语文老师总要求把作文写成议论文,这样就不会跑题。“作文跟小学三年级同学写的似的,让你写议论文怎么又写成散文诗了。”“我不会写议论文。”“议论文很好写的,写出论点,找三个名人故事做论据论证一下观点,就可以了。”语文老师温婉的语调,显然怕伤害我幼小的心灵。将我碎碎的呓语说成是散文诗,显然是一种讽刺。可是我仍然感谢他,说我的作文像三年级的孩子写的,我把这看作一种褒扬。

  村上春树写给所有人的同时也不为任何人所写的青春期困惑。一团谜语,没有答案。

 

  不停的写,写在我的青春纪念册上。到敢于回望的岁月,看着自己稚嫩的笔调和离奇的想法,定会咯咯的笑出声来。纪念册设计记载着那些莫名其妙的忧愁隐遁在时间无垠的长河里,炉火旁打盹时,谁还能忆起当初的小小少年为何写满忧愁,只会道一句:“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
 

上一条:随笔
  
下一条:我们的青春纪念册